熱門文章
想做斜槓青年,先拿回人生選擇權
發表時間:2018-06-22

自從《紐約時報》專欄作家瑪希....

掌握深度學習力,贏在入社起跑點
發表時間:2018-09-03

Photo/chuttersnaponU....

爆紅的敘事如何影響經濟?

發表時間:2020-12-13 點閱:254
Responsive image

 

Photo by Brett Jordan on Unsplash

 

敘事「瘋傳」已有數千年的歷史

 

自古以來,人類一直在編造故事。市集、宗教活動和廟會上的交流,以及偶然的相遇,促進了敘事的流傳。例如在古羅馬,想得到消息的人會去他們的保護者(patron)家裡參加定期的敬禮(salutatio),又或者去論壇(Forum)聽演說者或穿著特殊外袍的叫喊人(praeco)講話。叫喊人向群眾宣布消息、講述故事、閱讀公告,並處理拍賣。在古拉丁文中,rumor是指具感染力的敘事(現今的意思是傳聞或謠言)。

 

釣愚均衡

 

有些人希望創造爆紅瘋傳的敘事,他們做實驗,觀察敘事的成敗,試圖找出一些有助創造成功敘事的模式。但是,敘事是否瘋傳,可能取決於敘事某個方面,而它與我們對該敘事的熱情無關。例如它可能取決於一些很難直接觀察到的東西,譬如敘事能否與其他話題(或其他敘事中的提示)聯繫起來。

 

傳染率通常是自然的,與引發流行的事件密切相關,但有時是由行銷者策劃創造的。這種策劃創造對我們來說可能近乎隱形,因為它頻繁到我們習以為常,此外也因為我們很難想像設計這些行銷活動涉及的所有考量和研究。

 

現代書封設計的敘事

 

現代書封就是一個例子。出版商設計書封作為精裝書的「外衣」,書封上通常有名人推薦語、醒目的字體、作者的照片,以及艷麗的插圖。現代書封發明於1920年代左右的廣告和行銷革命期間,取代了早年用來防止書籍因陳列太久而變舊的素紙書封。

 

書封之所以是傑出的行銷發明,恰恰因為讀者掌握最終決定權:他們可以拿下書封並丟掉它,也可以留著書封並把書放在茶几上,使訪客有機會被「傳染」。一旦大家都知道,連地位崇高的作家也容許出版商替他們的著作套上俗艷的書封,書封也就成為一種常規設計。

 

事實上,在競爭激烈的出版業中,因為業者都使用書封,想在業界生存的出版商別無選擇,因為書封已成為艾克羅夫和我所講的「釣愚均衡」(phishing equilibrium)的一部分。在一個競爭激烈的市場中,如果業者都以某種手段操縱顧客,利潤率因為競爭降至正常水準,沒有一家公司可以選擇摒棄類似的操縱手段。如果業者嘗試這麼做,結果可能是破產。

 

這種情況下,一種釣愚均衡狀態就確立了,某程度的敘事不誠實變成是可接受的。釣愚均衡可能不是很壞的事。以書封為例,業界發展出書封設計藝術,其作品有時具有重大價值。

 

新聞媒體:行銷驅動的傳染現象

 

行銷驅動的傳染現象的另一個例子是「新聞」:新聞媒體蒐集新資訊,希望吸引人們的注意。艾克羅夫和我所講的「愚人」(phools)忽視行銷者的努力,傾向於認為外部事件忽然發生,新聞因此產生。但事實上,新聞媒體決定我們看到什麼新聞,因為這些業者的財務表現取決於他們的報導爆紅瘋傳的影響。

 

最近一個例子發生在2017年的美國,當時有一次日全蝕,許多人在美國國內旅行,追看整個過程。大眾新聞媒體不遺餘力地報導此事,因為業者無疑意識到,這股風潮是許多人共同經歷的事。

 

有些報導帶有神秘的愛國主義色彩,仿佛上帝把這個極其罕見的事件賜給了美國。美國媒體頻頻使用「一生一遇」這種說法,不提這個事實:不過是七年後,也就是2024年,美國將再次出現日全蝕。事實上,2017年的日蝕沒有什麼真正的新聞價值:人類研究日蝕已有悠久的歷史,也早就掌握其原理。

 

商標行銷的敘事

 

我們也看到人為策劃的商標流行現象。這些公司的標誌出現在在服裝和鞋子上,尤其是運動或工作服裝和鞋子。英文logo是指代表一家公司或某產品系列的一個標誌,該詞1930年代才出現。例子之一是Lacoste產品系列,其運動服、休閒服和其他產品上都有它的鱷魚商標。該公司創始人拉科斯特(Jean René Lacoste)是1920年代和1930年代初一位廣受敬重的網球明星。他的綽號正是「鱷魚」。1933年創立的Lacoste服裝品牌能流行起來,起初是受惠於拉科斯特的名氣。網球明星拉科斯特如今已被多數人遺忘。但記憶猶存,鱷魚商標也延用至今。

 

商標行銷之所以有效,可能是因為商標可以增強產品的「傳染力」。顧客不假思索地選擇帶有商標的產品,可能是因為它們予人熟悉和安全的感覺,因為很多人穿著帶有相同商標的衣服。

 

新聞媒體、倡導者和行銷者建構敘事也可能有助降低遺忘率。敘事可以與標誌或儀式聯繫起來,這些標誌或儀式提醒人們敘事的基本元素。我們可以把一個標誌納入建築物、信紙的信頭、電子郵件訊息和無數其他東西裡面,也可以把一個敘事納入常規儀式如國定假日的傳統遊行中。專家並不完全明白儀式和標誌如何幫助記憶,但確實知道它們與成功有關。

 

這些例子全都說明了人們往往會犯的一個基本錯誤:愚人以為一個故事或品牌受歡迎,證明它品質很好或很重要,而事實上很少是這樣。相反,近年愈來愈多證據顯示,許多消費者厭惡商標和非常積極的行銷方式。

 

►本文摘錄自《故事經濟學:比數字更有感染力 驅動和改寫經濟事件的耳語、瘋傳、腦補、恐懼